秋三狸

我这样的人还能苟活于世,不知该感谢还是该觉得幸运

© 秋三狸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原创】自我拥抱(国设)

*首发贴吧,所以文里有和谐符号
*辣鸡排版
*bug有,一切都是我的锅,米英是最好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自我拥抱

公元24xx年,美_国纽约。

“英_国,我去开圌会了。这是告别吻。”青年看着镜中的倒影,一头金发梳成三七分,还有几根不安分地翘了起来;挺圌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幅金丝框眼镜,平光的镜片背后是幽深碧绿的眼眸。他阖上眼附身向前,轻轻地落下一个吻。

“good bye,Eng_land.”

言罢,他转身离去,水汽凝结成的唇印正在慢慢从外向内蒸发消失。

U_N大楼18层,青年的皮鞋扣在地上,打了蜡的鞋面乌黑油亮。鞋的主人停在会圌议室门口。他目光扫过没有摆放一份文件的长桌和摆放整齐的椅子,还有桌上一张张立起来的国圌家名片。

R_ussia,C_hina,F_rance……还有他自己的,不能再熟悉的名字。

另一边呢?G_ermany,I_tali,A_ustria,H_ungary……

失望从眼底一闪而过,青年走进了会圌议室。虽然时代不停的变化,但这里巨大的木桌,结实精美的椅子一直没有更换。米黄暗纹的壁纸,红褐的木地板,墙体四周粘着一圈一人高的木板。唯一的变化除了黑板的位置已被墙纸取代,就是天花板上悬挂的水晶灯二圌十圌年圌前就被圌拆下,原先挂灯的地方不断地更换着技术更加先进的全新投影仪。现在挂了个新水晶灯,投影仪直接被微缩植入桌面。

青年收回思绪,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旁,放下公文包,从腕表背面取下一个芯片插圌入桌板侧面的芯片槽。卡槽收回去,宽阔的桌面上方浮现出一个球体的轮廓,渐渐清晰细化,最终定格在地球的样子上。作为第一个到场的国圌家应该调好会圌议内容,是不知不觉中的约定俗成。想起来当年他年轻气盛可以无视联_合国小规则的时候,那个人总爱两手抱胸,皱着眉数落他。而他将手中的可乐吸得窸窣作响,盖过了那人长辈式的碎碎念。青年的眼里多了他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温柔。

这东西有多久没喝了呢……他视线落在大落地窗上,厚重的窗帘外,上了年纪的New Y_ork City还是在不停奔腾。但经历了年轻时的朝气蓬勃,它也在钟表滴答中沉静下来。视线落回会圌议桌,蓝盈盈的地球模型静静地漂浮着,慢慢地旋转,他直直地盯着地球上的一个岛屿,直到它旋转到无法看见为止。

残破的大不_列颠群岛,只剩下苏格兰高地还露在海平面以上。 事实上,法_国西部的海岸、荷_兰、比_利时都已被淹没。孤零零的不_列颠就像是一叶孤舟静静漂浮在海面上。

会_议室的门“吱呀——”一声响起。他转头,德_国揪着意_大利进来了,看见青年便微微点头向他示意,然后走到他的座位上拿出电脑便开始处理自己国内的事。一直挂在德_国身上的意_大利也放开了手,在他脸上响亮地“啵”了一声飘回自己的座位。青年耸耸肩,真是令人不忍直视的腻歪。德_国人倒是会利圌用时间,现在的电脑都是微型折叠的平板,薄得跟纸一样,但用韧性玻璃做的屏幕却远没有纸那么脆弱。他的电脑正放在自己的公文包里,不过没正经用途,全存的是一些好几十年圌前的老照片,因为系统原因有些像素缺失,放大后有些细节只能靠回忆添补。门又叫了一声,“哒”地黏在磁铁门吸上,法_国进来了。他极其复杂地注视了一会青年的眼睛,才回过神打了招呼:“哟,老伙计,来得这么早?”青年笑道:“一直都来得这么早,只不过你经常缺席肯定没注意到。”“那倒是。区欠洲这边事太多,忙着填海造陆,安抚难圌民,真是操_碎了我脆弱的心啊。”两人寒暄几句,法_国也落了座。接着陆陆续续地,国圌家都来齐了。

“Well,会圌议开始。”青年推了推眼镜,开始念这次讨论的内容。

“这次是就‘南意_大利水路航线与中_国古建筑群的水下保存’和……‘美_国放弃不_列颠群岛领土所有权’所开展的会_议。”

满座寂然。中_国起身,悬浮的地球上中_国南部的平原亮了起来,并且放大,中_国阐述的意见大概是关于水下建筑群修建抗压罩,水面航道绕行的问题。接着是意_大利,他还是眯着眼睛一幅没睡醒的样子。南意被淹得早,现在过原本是南意_大利国土的地方变成了海,运输线路有交叉的地方需要调整;没有被淹的地方重新修建港口,建厂的问题也有争议。

最后,地图被调到了不_列颠群岛。南部的英_格兰和威_尔士已经沉于海下,爱_尔兰岛也早就不复存在。

美_国在伦_敦淹没后便提出帮助英_国修建海上城市,条件是不_列颠群岛将纳入美_国国土。国力衰微的英_国半强圌迫地成为了美_国的第51个州。但后来美_国并没有重建英_国南部。一方面是美_国经济状况急转直下。但经济恢复后,美_国也没有对于不列_颠群岛的海上城市做出任何表示。政_府给出的理由是伦_敦不可复制。但事实上美_国在东海岸附近重建了纽伦_敦,与原先的城市分毫不差。英_格兰人愤怒了,认为他们受到了欺圌骗。

愤怒归愤怒,终究还是要拉住美/国政/府伸出的援手。逐渐上涨的海平面迫使他们移民美_国本土。在纽伦_敦居住的英_格兰人意识到美_国政_府的话不完全是欺骗。晴空万里的纽伦_敦街上满是美_国人,英_格兰传统节日逐渐消失,崭新的大本钟不再敲响像是对不_列颠的默哀。最终纽伦_敦变成了美_国的一个普通城市。

“由于苏_格兰高地预计在5年后也将淹没,且苏_格兰原住民不愿移民,所以美_国将放弃对不列_颠群岛的——”美_国说到这里顿住了,碧绿的眼瞳微缩,“领土权。”

美 _国继续念会议内容。最后,地球仪表面上不_列颠群岛“美/属”的字样消失了。美_国的手剧烈地抖动了一下,心里有那么一角,猛地被剥离,空虚的感觉可怖得让人想嘶吼。

当年不论是面对英国的消失,还是后续的事情美国都相当淡定,淡定得让知道内情的人都纷纷感觉不正常。但美国展现出的……愚蠢的行为和往常如出一辙,比如,一时意气用事想要帮助重建英_国。但是后面纽伦_敦的修建,大本钟固执的不再敲响……这些一方面是出于是政/府财力、国/际形/势的客观条件,而另一方面,是连美_国自己都不甚清楚的私心。

反射弧巨长的美_国人终于在英/国被撕裂出身体时的一刻醒了。他忽然明白,他的英_国,再也回不来了。

“No!no,no,no……”他突然从愣神中猛地低下头,一声大吼把意大_利吓到了桌子底下。随后的重复,是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。他的嘴唇颤动着,一呼一吸间伴着胸膛起伏,心也在撕裂般的痛。不止心脏,喉咙,眼眶,被指甲狠狠嵌入的手心都在痛。他痛苦地捂住了脸,但是眼泪迟迟掉不下来。

“收起你那副表情,太愚蠢了。”美_国猛地抬头,一脸错愕。

英_国坐在会议桌的另一端,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,微笑着看向美_国。“英……国?”对面的英_国放下茶杯,绕过桌子走了过来,期间还给了法_国一个暴栗,但长发的男子只是疑惑地摸了摸他的头,再没有了多余的动作。

英_国满含着笑意的眼神使美_国心跳加快。他不记得英_国是否曾这样对他笑过,他印象中的英_国要么板着脸,要么就是假笑,顶多就是在没人看到的时候迅速偷笑一下,像是讥讽又像是,哦不,就是讥讽……不对,他还有一种笑,是在美/国很小的时候曾给予过他的那种笑,只不过时隔太久,美/国已无法确认那是否是真实的。他在美_国跟前停下,定定地凝视着他。美_国的眼睛,已经褪为蓝色:“你的眼睛,果然还是更适合天空的颜色……不是夸你,长相这么一般的人只能靠眼睛增色了。”美_国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:“你……回来了?”

英_国却摇了摇头:“临死前的挣扎罢了。放手吧,宿命如此,无可变更。”随后他揉了揉美_国的头发,在他唇上轻轻一吻:“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愚蠢的事了。给你个真的,够你回味两百年了吧?”美_国眨眨眼,终于挤出一个笑:“两千年都足够了。”

英_国又笑了,发自真心的温暖笑容。也许是古板刻薄的人积攒了多年的笑容看起来更有味道,美_国的表情撑不住了,他的身体开始颤抖。

“再见,将不_列颠的血脉继续发扬下去吧。我由衷地祝福你的子民。”为什么说的却是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?

看着英_国挺拔瘦削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,美_国冲了上去:“等等!”

还有最后一件事,一件事没有做。

他抱住了英_国。就像英_国一开始在北/美/洲中部的大平原上给予他的拥抱一样。

英_国的身躯轰然破碎。美_国向前一跌,险些摔倒,他站直后沉默了良久。其余的人沉默地看着这一出对他们来说是光怪陆离的哑剧。令他们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,美_国缓缓地,滑稽地抱住了他自己的身躯,喉咙深处翻滚着呜咽。

“英_国——!!!!!”他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,泪水肆无忌惮地在他脸上横行,他像是一只无助的困兽一般痛苦地挣扎着。

他连自己身体里的那部分温存都没有抓住。拼命拥抱住的身躯已没有了英_国的存在。

他把自己的哥哥丢了,又把自己的爱人丢了。

所有人沉默地看着他的肆意宣泄,像是看着一场滑稽的,无始无终的独角戏。

桌面上蔚蓝的荧光地球,仍旧静默地旋转着。
……
美_国的耳膜很疼,四肢百骸都充斥着巨大的压力。海水在他身侧滑动。他不顾身体叫嚣着疼痛,仍旧固执地下潜着。

终于,他借着昏暗变幻的光看见了伦_敦城,在30米下的海底。

大本钟停止了转动,尖尖的钟塔沉默地,笔直地伫立在海底,时针和分针分别在11:47分的位置停驻。残垣断壁上出水草,鱼在街道上的房屋里进进出出。

废墟里有个人,金发,一身褪色的绿色衣服,腿上是黑色的皮靴,怅然若失地走在街头。

美_国以他所能够的最快速度游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他。
——END——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