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三狸

我这样的人还能苟活于世,不知该感谢还是该觉得幸运

© 秋三狸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他的刀

短,摸鱼,ooc段子,黑道pa

       茨木双手倚在墙上,好整以暇地斜睨着被捆在凳子上的男人。那人浑身的肌肉都分明绷紧了,但脸上还是装着一派镇定。

      “我不想浪费时间。”茨木开口。

      “那你可能不会如愿了。”那人哼了一声,声音里满是讥讽。茨木笑了,走到那人跟前,抽出刀就往他的大腿上猛地一划,带倒钩的刀从皮肉中脱离时,茨木如愿以偿地听到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“要么说,要么死,你这种杂鱼有什么资格跟我嘴硬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他/妈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?你大江山的二把手,空有强大的实力,却不过就是酒吞最忠诚的一条狗罢了!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  “我警告过你不要浪费时间。你不会想着还有同伙来救你?”茨木嗤笑一声,又是一刀。“你以为大江山的人,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。茨木感觉到裤袋里的手机在震动,抽出一看,是酒吞。

       他走出逼仄狭小的审讯室,接通了电话:“喂?挚友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那个男人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。就算他身份压在那里,也免不了听到些闲言碎语。骂得更难听的多了去了,甚至有人说过他丢了右手还能待在这个位置,完全是靠卖屁/股上位。

       但茨木从来不管那些。

       其他人怎么想与他无关,他只知道,他是酒吞的刀。最锋利也最忠诚的刀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