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三狸

好困呀(ρ´Ι`)

【原创】醉卧沙场(扑克设定)

短篇,闲来无事的摸鱼。

王耀又喝醉了。

他记不清他已经喝了几盅。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往面前的小酒盏中倒满上好的琥珀光。朦胧之间,窗外纷纷扬扬的白雪有那么一瞬,幻化成了江南的雨。

这是他被囚于梅花的第六年,梅花和黑桃战争开始的底气年,他故乡沦陷的第五年,弟弟王嘉龙战死的第五年,妹妹王晓梅战死的第五年。

他又到了一碗酒。酒温得刚好,屋里炉火熊熊,可越喝他越觉得冷,越冷就喝的越多。

恍惚间,他勉强分辨出梅花国的King,伊万,正向他走来。可他没有起身行礼。他一直希望触怒这个人以求得一死,但从未如愿。这个总是笑眯眯的男人似乎对他的挑衅从来无动于衷,只是让手下把他盯的更紧,提防着他随时都有可能的自杀举动。

六年前他兵败被俘,King杀掉了所有不愿投降的俘虏,却单单留下了他,将他软禁于深宫之中,除掉他的武器,废掉他的功夫,派人守着,每天锦衣玉食地伺候他。吃的是家乡的菜,喝的是家乡的酒。他认为以他的顽固,几天后King的耐心就会耗尽,于是也就来者不拒,天天喝的酩酊大醉,每一顿都当作是最后一餐。几天后,King亲自来劝降,他放肆地仰天大笑。笑够了,他一把扯开衣领,将颈侧的动脉暴露在冷风中:“来啊!快杀了我,杀了我啊!!”

King看着他,这个状若疯癫的人,浑身散发着酒气,披头散发,嘴里还破口大骂。但他痛苦的眼神,却又是十成十的清醒。

King垂下眼。这等孤傲不拘的人,在这时,只能被自己的冰雪聪明所折磨,这才更让人感到心酸。

“你醉了。我们改日再议。”

“王先生这番栋梁之才,若能屈尊鄙国……”King又重复了一遍进门时说的话。那一袭锦袍的人却根本没有看他,直愣愣地望着窗外,也不知是不是醉了。

几天后,消息传遍了维拉维恰(梅花国都)——这一任的King宅心仁厚,知恩图报,黑桃J虽为俘虏,但陛下念及旧日救命之恩,日日礼数有加,亲自好言劝降,实在为一任贤君。而黑桃J虽有不世之材,却自视甚高,不仅拒绝陛下的橄榄枝,竟然还对陛下恶语相加,这实在是……贵族们叹气摇头,盛着干马德拉酒的杯子随着他们愤懑的言语摇摇晃晃。

王耀心里清明得很。这位国王果真是好计谋,他王耀是只求魂归故里,而King明白后就利用他这点来赢得民心。几坛好酒换来的声望,实在是划算。

六年了,他从希望转为绝望,再变成麻木。伊万对他仍旧是六年前那样关照有加。王耀想不通,伊万到底安的什么心?用他做质子威胁黑桃已毫无用处——在他被俘的第二年,黑桃就将王濠镜立为新一任的J,而且那次对外公布有救命之恩,现在也已经被许多人质疑——对失去价值的他,伊万究竟安的什么心?王耀绞尽脑汁也得不到一个答案,最后还是把思绪胡乱团成一团,就着酒一饮而尽。

女仆们的议论他也没少听,身边的侍卫换了一茬又一茬。现在他都几乎忘了黑桃的语言是什么腔调,努力回忆黑桃的国都,卧着嘲风的殿脊和盖着白雪的螺旋屋顶交替着出现。他甚至怀疑故乡那温软的雪,真的是雪吗?——窗外如沙暴般升腾旋转的白色颗粒,冷到骨子里,似乎从未平息过,这才是雪吧。他迷糊地想着,又灌了一口酒。

他的记性变差了,他不止一次这么认为。从仆人们口中听到濠镜的死讯,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。那些仆人毫不忌惮他,一个乐不思蜀的酒鬼,马上将成为亡国之臣的俘虏,听见了又如何?若不是刚刚听见送柴火的差役的闲聊,他都不会想起,王濠镜死了才不到一年。

哎,这里的雪,都让人分不清时间了……

“撒切城攻破了!……这一仗,可打了两个多月啊,多亏Q.海德薇莉大人英勇,身先士卒,一把将黑桃的King射成重伤,不然还不知道要磨多久……是啊是啊,听说咱们粮草补给都快跟不上了,还好打下来了,感谢冰雪女神!”

黑桃国都原本位于北原,在北方沦陷之后南迁至撒切城,梅花一路南下势如破竹,两个月前终于攻到撒切城外。但黑桃的人民好像还没放弃,拼死守城,将城里的房屋都拆来修补城墙,甚至还在Q.柯克兰的指挥下成功进行了一次偷袭,差点切断梅花的补给线,这还让王耀高兴了好几天。

可终究是差点。两个月后,再听到的消息却是梅花大捷,已经班师回朝;撒切城破,K和Q双双从城头跃下。不愿投降的余臣和百姓从城门涌出,杀向梅花,但瞬间又被Q.海德薇莉指挥下的铁蹄踏个粉碎。剩下的人投降的投降,逃跑的逃跑……

王耀听后默然不语,只是呆呆地端着酒盏,望着里面的佳酿。

他猛地把酒盏里剩下的酒饮尽,又倒上一盏,又饮尽……颤抖的手端不稳酒杯,美酒污了他的衣服。他却浑然不觉,只是一个劲地灌。不知是第几盏时,他被呛住了。辛辣的味道让他几乎咳到窒息。但他不管那些,一边咳,一边又颤颤巍巍地把酒满上。

再倒——

没了?

没了。

没了……真的没了……王耀像是突然被抽掉了力气,垂头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已经冷掉的酒此时才发挥出它的效力,从指尖到心口,都滞涩着一股寒意。

王耀闭上了眼睛。他想起他家乡北方的天空,阳光和鼓动衣襟的长风,想起伤痕累累的长城下翻滚着波涛的林海,想起旧都纽/约城上空猎猎作响的国旗,想起秋收时田里金灿灿的麦子,在初升的太阳下闪着光……

良久,杯壁上的酒珠汇入盏底,又是浅浅的一汪。什么晶莹的东西一滴又一滴地落下来,在里面荡开层层涟漪。

……

过了几天,伊万又来找他了。他察觉到王耀的不对劲,估计是已经知道黑桃亡国了。这次也许可以说服他。

“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?”王耀却问。

伊万一愣,接着有些开心地笑了,笑得天真而残忍。他拿起酒盏,将酒液泼进壁炉中,细细地把玩着这只冰裂瓷器。

给你讲个故事吧。梅花的某个贵族有个儿子。他从小就得到无数赞赏,很多人甚至都认为他将是下一任K。

十九年前,小男孩的父亲指挥了一场与黑桃的战役,结果一败涂地。而且你猜怎么着?黑桃刚刚即位的J只身入阵,取了他的首级。

只有十多岁的黑桃J一战成名,小男孩却家道中落。他随母亲改姓改嫁,入伍后拼命往高处爬,终于爬到了K的位置。正巧黑桃式微,他便毫不犹豫地发动了战争。

更巧的是,当这个小男孩当年驻守边疆时,正好被出使梅花的黑桃J从熊掌下救回一命。

至于我将你留下的原因……你杀了我的父亲,我要让你偿还。但你救了我的命,所以我选择让你看着黑桃的没落,两清。当然,出于个人,我很欣赏你,说实话,这也是我不想杀你的原因。

酒盏被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,伊万离开了。

第二天,宫廷上下都喧闹起来——Q.海德薇莉·伊丽莎白凯旋!

当晚,梅花的王宫大殿大设庆功宴,整个国都上下一片欢声笑语。从黑桃宫殿找到的丰厚宝物被带回梅花,俘虏被押往各个公事,King宣布免除一年的徭役和赋税……

整个黑桃,现在完全是梅花的领土。

次日,侍卫酒醒后发现王耀不见了。同时消失的还有一件不起眼的战利品——一面残破的黑桃国旗。

伊万派人去找,在城外近百里的地方发现了早已僵硬的王耀。他紧紧攥着那面残破的旗,任谁也掰不开那蜷曲的手指。

而他的眼睛,自始至终都直直地望着南方——那是曾经的黑桃国的方向。

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
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
END.

后记:本来是想写伊万单恋的,但是觉得在那种背景下爱上杀父仇人我觉得不可能,所以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咯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秋三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