蒹葭染秋霜

爱好瞎比比,整日妄想着世界和平

© 蒹葭染秋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考号纸摸鱼

他的刀

短,摸鱼,ooc段子,黑道pa

       茨木双手倚在墙上,好整以暇地斜睨着被捆在凳子上的男人。那人浑身的肌肉都分明绷紧了,但脸上还是装着一派镇定。

      “我不想浪费时间。”茨木开口。

      “那你可能不会如愿了。”那人哼了一声,声音里满是讥讽。茨木笑了,走到那人跟前,抽出刀就往他的大腿上猛地一划,带倒钩的刀从皮肉中脱离时,茨木如愿以偿地听到了一声惨叫。...


阴阳师酒茨性转,小姐姐赛高o(*////▽////*)q

衣服太丑了就没拍,丑到不想勾线系列

目瞪口呆,从玩游戏到昨天一个ssr都没有,结果今天一天之内抽了两个

儿童画!XD
体现不出身高差呢……

憋不住了,我一定要说,被当成ky也要说

指yys延伸酒茨。fgo无关

酒茨这个cp,发挥弹性很大,ooc的标准也很宽泛,实际上只要不是太跑偏几乎没人说。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把自己口味养刁了,最近越看酒茨越想说mmp。

好了接下来的话要被骂了——

各位写手游/传说向的太太们,你们对于茨木化成女人,究竟是什么看法?

请你们想清楚,自己写的到底是bg向,还是bl向,一方有女体请在文前注明。

我看到很多太太,写/画肉时茨木就变成了女人,亦或者吞哥是对女体茨一见钟情/女体茨总能完美挑起吞哥兴趣……bilabila

大兄弟,恕我直言,我看着这酒吞特别像直男癌。

原著有茨木女体,的确不是说不能用,但你笔下的茨木干脆不是女体,就是女人...

突然对米英失去了兴趣。

以前觉得很可爱的梗完全没有了吸引力,最好的那些文再看也没有感触。

现在想起米英,第一反应就是很“大众化”的米英了,就是傻呵呵的ky和哭唧唧的傲娇,他们俩以前在我心中的形象明明是客人4太太笔下的,或者是阿沫太太、totoco太太、del12太太……他们笔下的欧美汉子,有血有肉的人,可以说是突然从立体的变成了平板的。

真奇怪啊,明明独伊露中这种纯靠文好看入坑的cp都还爱着,特别是露中,当年看了很多文都是冷漠状态,直到蝶子的《灵魂的旅程》飞起一脚把我踹下坑(。)

用爱发电这种词果然不适合我。

想想也是,可能正因为当年对米英纯粹是因为一腔热血而入的坑,小白文什么的硬着...

初三闭关啦,估计要淡圈了

闭关修炼,准备打一诊&中考怪兽w

考完我又是一条好汉!!!!

听了圈9的生命的名字就摸了这个w超喜欢那句歌词呀

顺便我要吐槽文具店卖的马克笔太坑,深灰的画完这张就彻底罢工了(对只画了一张画就没水了!!!)

字丑分镜还画歪了(叹气)

赶作业之余摸了一对情头w

手绘,扫描了一下w

没想到第一张酒和茨居然是条鱼??

为啥吞哥头发没飘起来……因为画不下x构图要对称嘛咳咳,之前看到有个妹子科普过原画吞吞是蛇发?嘛总之脑补了一下感觉……略带感啊!就跟茨宝画了一对(是的本来只有茨宝,给自己画来当头像用的)

对了茨宝的头发是羽毛嘻嘻

【段子】大宝贝姐姐和长睫毛弟弟的故事

可能长期更新,有毒慎入。
注:1.是真gb!!gb!!女攻男受!
      2.极度ooc

1.

        阎魔有大宝贝,但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阎魔喜欢逗判官,这是地府人人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 准确的说,是撩判官。

2.
       
 ...

第一次画这种图(捂脸)我爱茨宝!!~

指绘线稿,彗星米
不知道为什么老爱画他……明明不是个米厨

【补档】梦(米诞补档)

才想起只在贴吧放过??
为了避免贪吃的度娘吞了我的文,来这里马一下

亚瑟·柯克兰做梦了。

梦中的他和美/国——也就是阿尔弗雷德,两个人都是眉毛胡子全白了的老头(顺便一提英国的眉毛都快把他的眼睛遮住了)。两个人住在一幢不大不小的房子里,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。

有一天他叫阿尔弗雷德去扔垃圾,结果阿尔弗雷德出去了大半个小时都没回来,急得亚瑟出门去找。一个红绿灯过去,车流停止的一瞬间,他看见了斑马线对面颤颤巍巍走来的阿尔弗雷德,一只手提着一包牛奶,另一只手提着一袋垃圾。

亚瑟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干嘛去了?”

“什么?”阿尔弗雷德大声的问,引来了几个行人的侧目。亚瑟把他拉到一边,指着他...

系列女儿,春夏秋冬的秋(并不是我本人的人设),未完成

第二次用板子,还不怎么会用……画的贼瘠薄慢,两天了都没肝完

有没有大佬愿意教我板子啊嘤嘤嘤(干嚎)

【原创】醉卧沙场(扑克设定)

短篇,闲来无事的摸鱼。

王耀又喝醉了。

他记不清他已经喝了几盅。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往面前的小酒盏中倒满上好的琥珀光。朦胧之间,窗外纷纷扬扬的白雪有那么一瞬,幻化成了江南的雨。

这是他被囚于梅花的第六年,梅花和黑桃战争开始的底气年,他故乡沦陷的第五年,弟弟王嘉龙战死的第五年,妹妹王晓梅战死的第五年。

他又到了一碗酒。酒温得刚好,屋里炉火熊熊,可越喝他越觉得冷,越冷就喝的越多。

恍惚间,他勉强分辨出梅花国的King,伊万,正向他走来。可他没有起身行礼。他一直希望触怒这个人以求得一死,但从未如愿。这个总是笑眯眯的男人似乎对他的挑衅从来无动于衷,只是让手下把他盯的更紧,提防着他随时都有可能的自...

摸鱼,看我突然变gay喷雾x
完了我找不回欧美风了(允悲)
大家都在那儿嚎祖母绿,但我还是喜欢浅绿色啊(倒立微笑)

小奶熊和仙鹿,这个马克笔黑得太纯了搞得我背景都没法装装逼混个灰色x

顺便不要问我鹿角长啥样,我不听我不听x

子米,蓝花

因为光线不好加了滤镜,第二张原图

画草画到瞎系列

其实也没瞎因为还好用的是排笔不是一根根扣……不过照样画到眼晕(并不)

5.21快乐w

女儿,油性彩铅+马克笔,未完成

摸鱼
黑色记号笔+樱花白笔+国产白笔,比较暗的那几棵树就是用的国产白笔,因为它覆盖性比较差(。)

水彩星空

我竟然把魔爪伸向了我的手机壳……

文手九大幻觉——有感而发,图来自网络表情

即是文手又是画手然而我并没有cp( p′︵‵。)

丢年—琼总的胖次:

我……
好吧,我有画手
有cp
hhhhhhhhh


我挖坑一定会填(发誓)


长歌当哭:



我:我发誓我这一百天不再写文【秒收flag】

我:放心不会弃坑的,只是单纯停更。【其实是怕挨揍】

我我我,真的也好想勾搭一只画手啊啊啊!

顾景三—aph全员承包商





你以为写的是漫天飞絮
……结果写出来是糊了一脸白毛ヘ(´ー`ヘ)...

美术作业,叫啥……藏书票??
懒惰的我就把那张摸鱼画大了一点(ˇωˇ」∠)_
其实感觉这个微笑的表情好丑哦,不如上一张的哭唧唧露

摸鱼,只有一点点大*٩(๑´∀`๑)ง*

1 / 2